崇明开发区

新闻中心

东滩保护区水牛放牧终成历史

  在崇明东滩,成群的水牛曾经是湿地一景,出现在很多画家和摄影家的作品中。但随着崇明东滩鸟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成立,水牛放牧活动位于保护区的核心区和缓冲地带内,不仅干扰了鸟类栖息,也对保护区环境造成了破坏。经过崇明多部门多年的不懈努力,东滩水牛放牧终成历史。
  水牛曾被广泛用于农民耕地,但随着农业机械化程度越来越高,水牛耕地的场景再难看到。那么,为何在东滩还有大规模的水牛养殖?据区农业农村委养殖科科长龚洪新介绍,农民养牛既用于一些机械化设备难以展开的边角地耕作,更是作为肉牛销往外地。“养牛是一些农户的主要收入来源,一开始让他们退养,肯定存在抵触情绪。”龚洪新说。据统计,东滩的牛群中,有1000多头属于上海耀全粮食专业合作社,其余300多头属于几十个养牛散户。
  早在2011年,崇明东滩鸟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就与耀全合作社签订《关于解决上海崇明东滩鸟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水牛放牧问题的备忘录》,明确“总量控制、逐年削减、彻底根治”原则,要求于2015年底水牛全部退出湿地。但备忘录执行效果欠佳。2017年,崇明区政府部门多次召开专题研究会,讨论水牛全部迁出保护区相关问题,为湿地放牧下了“最后通牒”。
  2017年8月,崇明工业园区开发有限公司根据 “生态优先、妥善平稳、合理补偿”原则,与上海耀全粮食专业合作社签订《终止耀全粮食合作社放牧补偿协议》,耀全合作社于2017年12月底前处理全部牛只(1019头),且必须为域外处理,同时于2017年12月底前拆除所有棚舍。针对拆除的棚舍,予以一定补偿。耀全合作社承诺,年满65周岁的股东、饲养员退出合作社,并给予一定的安置补偿费,对其余股东、饲养员分别分流安置本合作社水产养殖基地及其他岗位,并给予适当的补偿,相应费用均由合作社自行承担。同时,保护区内散户养殖的316头水牛也要求全部迁出保护区。“那时我们很多人的工作就是在偌大的保护区内四处找牛,看看哪里有漏网分子。”龚洪新回忆。
  2017年底,保护区内终于再也见不到水牛。然而,水牛全部迁出湿地之后,信访问题也随之而来。2018年3月,14名水牛养殖户集访区信访办,反映他们养殖的水牛从东滩湿地清退后,水牛无处放牧,要求提供合适的养殖场所。他们认为水牛养殖用于水田作业、堤岸上拖芦柴和宰杀销售,需要继续放牧。为化解该矛盾,区信访办召集相关单位召开专题协调会,通报了养牛户们的诉求,研究对策。
  会议研究认为,散户养殖规模较小,在养殖过程中,动物疫病防控意识淡薄,粪污收集和处理设备不齐全,存在不规范养殖行为,对周边环境和生态岛建设带来一定影响。随着农业生产机械化水平逐年提升,水牛用作耕地等田间生产也越来越少,退养将是必然的趋势。应鼓励引导农户对可以上市销售的肉牛尽快销售,在一定时间内退出养殖。
  对于这一方案,一些养牛户还是不能接受。“牛养久了,是有感情的。我们祖祖辈辈都养牛,牛就像我们的亲人和朋友。东滩湿地是国家级保护区进不了,那其他湿地行不行?”养牛户老高说道。
  区信访部门耐心地接待了每一个养牛户,帮他们分析相关政策:水牛养殖是传统农业形成的特殊群体,未纳入畜牧支持或发展的养殖品种,也未列入上海市养殖业规划,发展后劲不足,如果养牛更多是为了养家糊口,转行未必不是好事。区信访办工作人员小王还现身说法:“我祖父和叔伯也养水牛,水牛是真通人性啊。可崇明在建世界级生态岛,国家也在大力搞生态建设,我们再养牛可不就是和国家政策对抗吗?”
  摆事实讲道理之外,更重要的是解决水牛后续处置和养牛户的出路问题。单只水牛价格上万,水牛大小又参差不齐,急售会造成不小的经济损失,区农业农村委提出逐步退养的工作方案,同时当地乡镇积极为就业年龄段的养牛户推荐合适工作岗位。老高被推荐到崇明世界级生态岛建设特有的生态工作岗位,并顺利通过了上岗考试。有了稳定的收入来源,生活又有了盼头,他对于逐步退养的方案终于欣然同意。
  经过两年多的持续工作,如今,养牛户们的水牛退养工作已基本完成,成群水牛放牧的场景恐怕只存在于历史照片之中了。

上一篇:瑞金市行政审批局来崇明区行政服务中心考察
下一篇:优质供应商资源助力崇明民宿发展